大赉店遗址:淇河流域文明史的见证

 :

        简述:“光是大赉店村这个名字就很有年头。”7月21日,记者一走进淇滨区九州路办事处大赉店村的大赉店遗址,就有热心的村民过来引路,讲起了大赉店遗址的历史。保存了完整的仰韶、龙山和商代文化层堆积的大赉店遗址,是学……
        “光是大赉店村这个名字就很有年头。”7月21日,记者一走进淇滨区九州路办事处大赉店村的大赉店遗址,就有热心的村民过来引路,讲起了大赉店遗址的历史。
        保存了完整的仰韶、龙山和商代文化层堆积的大赉店遗址,是学术界探讨仰韶、龙山和商文化三者间相互关系的重要佐证。该遗址于1963年被公布为我省首批省级文物保护单位。2013年被公布为第七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为鹤壁人留下了宝贵的历史文化财富。

    经历多次考古发掘保存状况完好

        2014年7月21日,记者来到位于淇滨区九州路办事处大赉店村以南淇河东岸的大赉店遗址。在遗址北缘的一处寺庙前,立有一块刻有“大赉店遗址”的石碑。
        村民赵先生告诉记者,他小时候曾见过考古学家在此进行发掘。他还曾经在寺庙旁的断层中看到一些灰陶片,但如今已被层层泥土覆盖。“遗址内将建设大赉店遗址公园,开展公共考古活动,所以居住的村民都在准备搬迁。没想到住了大半辈子的地方,脚下竟是古代遗址,有着大量文物。这里应该得到进一步的发掘和保护。”赵先生说。
        据了解,大赉店遗址面积约30万平方米,1932年进行了第一次发掘,2005年发掘了鹤壁刘庄遗址,2011年对大赉店遗址“官道沟”剖面进行了刮面观察,2013年、2014年又对大赉店遗址和王庄遗址进行了正式发掘。
        “经过发掘,考古学家基本了解了淇河流域裴李岗时代至汉代的聚落(人类聚居和生活的场所)布局和变迁情况。他们认为大赉店遗址面积广大、堆积丰厚,应为这一地区古代,尤其是龙山文化和商周时期的一个中心性大型聚落。”市文物局局长张长海说。

    文化堆积丰厚淇河流域文明史的见证

        “大赉店遗址内涵丰富,包括仰韶、龙山、先商、殷商、西周、东周、汉代等多个时期的文化堆积。”大赉店遗址考古队负责人郭建明告诉记者,淇河流域是中原地区史前文明产生和发展的重要区域之一。除大赉店遗址外,这里还分布着若干个大大小小的古代遗址,包括花窝遗址、辛村墓地、刘庄遗址、青岩绝石窟等。
        龙山时期,淇河流域聚落密布。商代,淇河流域是辉卫文化的重要分布区。据有关文献记载,商代最晚的三个帝王都居于朝歌。周代这里是卫康叔的封国所在,著名的辛村墓地就在淇河北岸。东周至汉代,朝歌城是豫北地区的重要中心城市。有学者推测,在淇河中下游分布着一个区域性的大型聚落群,从仰韶时期一直沿用到汉代,而大赉店遗址是其中迄今为止发现面积最大、位置适中、延续时间较长的一个遗址,很可能是这一区域性聚落群的中心遗址。
        同时,大赉店遗址是在1949年新中国成立以前就已经过正式发掘的为数不多的史前遗址之一,对于我国史前考古学史的研究有着重要的意义。

    考古资料相对较少亟待系统整理

        7月21日,在大赉店遗址东侧,记者看到,遗址上几处私搭乱建的简易板房正在准备拆除,一些商户和村民已在着手准备搬迁。遗址的西侧由于紧临淇河,受河水的常年冲刷,已经形成了绝壁式的断崖。“这面断崖被河水不断冲刷,会变得越来越薄,影响考古。”村民贾先生说。
        据了解,随着大赉店城中村改造工程的不断推进,遗址已经处在城市中心地带,遭到破坏的危险越来越大。同时,大赉店遗址还没有专门的保护管理机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档案也尚未健全。
        此外,大赉店遗址虽然历经数次考古发掘,但正式出版或发表的考古资料或科研成果相对较少,亟待进行系统整理。
        “遗址的保护和管理水平尚不能满足其保护和可持续发展的需要。需要通过编制大赉店遗址保护规划,进一步推进遗址保护的基础工作,统筹安排遗址的保护、管理、展示和利用工作,推动淇河流域文明史的学术研究工作。”市文物局文物管理科科长薛明表示,目前,我市正在积极筹备大赉店考古遗址公园的建设工作,力争对大赉店遗址等淇河流域的相关遗存进行统筹保护和管理,已上报了《大赉店遗址保护规划立项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