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考古遗址公园联盟第四届联席会议工作报告

 :

        根据会议安排,现在,我代表国家考古遗址公园联盟作本年度工作报告。
        大遗址是见证中华民族悠久历史和灿烂文化的核心,是中国优秀文化遗产的杰出代表。通过50多年大遗址保护的探索和实践,国家相继提出了大遗址和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的概念,这反映出我国文化遗产保护理念的不断创新和进步。为共同探索大遗址保护和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管理健康有序发展,在大明宫、圆明园等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积极倡导下,2011年6月,中国国家考古遗址公园联盟在西安成立,分别在西安、北京和成都召开了联席会议,取得了良好的效果,目前,国家考古遗址公园总数达到24家、考古遗址公园立项单位达到44家,考古遗址公园联盟队伍和实力不断壮大。
        一年来,在国家文物局的大力支持下,在各地方党委、政府的正确领导下,通过各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的共同努力,大遗址保护和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建设和管理取得了显著成效,圆满完成了首批12家国家考古遗址公园运行评估,通过考核评估,各遗址公园的保护管理、考古研究、环境整治、基础建设和运营管理等方面都取得了长足的发展。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大遗址和国家考古遗址公园保护管理体制机制进一步完善

        各遗址公园严格按照文物保护法律法规要求,主动争取当地党委、政府的支持,依法建立健全、创新保护体制机制,管理机构进一步健全,法规制度进一步完善,运营管理水平进一步提升。
        北庭故城遗址制订颁布了专门的保护条例,以地方立法的形式明确了各级各部门依法保护的职责,良渚通过浙江省人大对原有保护条例实施了修订,以适应良渚遗址保护新的形势和要求。圆明园、秦始皇陵、周口店、殷墟、隋唐洛阳城、鲁国故城等遗址公园建设规划正在修订和完善。在遗址公园管理体制创新方面,杭州良渚遗址管理区的设立及其专门管理机构——杭州良渚遗址管理区管理委员会,作出了有益的探索,取得了良好的效果。高句丽遗址针对遗址分布分散的特点,建立了市、乡、村三级文物保护网络。曲阜市成立了专门的鲁国故城遗址保护协调机构,通过编委批准成立了鲁国故城遗址公园管理处,具体负责遗址公园的保护管理、规划建设和运行管理工作。荆州市积极推进熊家冢的文物、旅游和产业资源的整合,实施遗址的保护和利用的深度融合,批准组建了正科级的熊家冢遗址博物馆,为遗址公园的管理和运行提供了组织保障。圆明园遗址为进一步提升保护利用水平,积极筹备北京圆明园研究会和圆明园遗址保护基金会,进一步拓宽了圆明园遗址保护资金来源的渠道。洛阳市依据大遗址保护和考古遗址公园建设的实际需要,整合理顺了隋唐洛阳城遗址原有管理体制,批准成立了副县级的全供事业单位,专门负责隋唐洛阳城遗址公园保护和建设工作,汉魏洛阳故城遗址的机构建设和整合已经取得阶段性成果。
        通过这一系列的工作,进一步健全完善了大遗址保护和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的法规体系,初步探索出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管理新模式,切实提高了遗址公园保护管理人员的工作水平,为今后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建设和管理工作的健康有序开展提供了保障。

    二、大遗址保护和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基础工作和保护监测工作扎实推进